王兆麟关于《孙子兵法》82篇抄本采写情况的报告 - 战略原创 - 战略论坛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1159|回复: 1

[讨论] 王兆麟关于《孙子兵法》82篇抄本采写情况的报告

[复制链接]

287

主题

0

好友

3万

积分

大校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3-3 12:27
  • 签到天数: 3 天

    [LV.2]无名小卒

    最后登录
    2018-2-18
    注册时间
    2010-5-22

    忘我劳动奖章 劳动英勇 灌水王奖章 热血勋章 忠诚纪念章 原创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28 18:39: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谁园传人 于 2018-1-28 18:41 编辑

                          王兆麟关于《孙子兵法》82篇抄本采写情况的报告
    超人、振中同志:
    43,接到总社转来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关于我采写的《应做好孙武兵法〉82篇抄本保护鉴定工作》(刊于98年3月11日《国内动态清样》575期)的来信及你们的批示。现就有关情况作如下报告。
    对于我采写的这篇内参,孙子兵法研究会在3月18日的信中认为“其文内容多有失实之处”但信中根本没有指出此内参究竟哪些内容存在失实,因而无从答复。但该会在信中对我存在所谓“不正常做法”,“不光彩表现以及恶劣影响”大加批评、指责,故我有必要将孙武兵法82篇抄本在西安问世前后,我的采写情况及该会在信中提出的问题作如下汇报。
      一、抄本问世之初我的采写情况
       关于西安某军工企业技术员张敬轩家藏孙武兵法82篇抄本之事,是张的姐夫、陕西魏征研究会会长吕效祖老先生96年7月间透露的。我觉得这是个重大的学术问题,深感对此问题所知甚少,要采访得先做些准备,于是搜集、购买了许多有关资料、书籍阅读,待有了初步了解后,才于8月初,开始先后找吕效祖、张敬轩及西安少数知情学者,进行多次采访,并看了一部分抄本和张的祖先资料。在我之后,陕西《收藏》杂志主编杨才育、《报刊之友》副主编薛耀含、人民日报驻陕记者孟西安也陆续对此事进行了采访。9月18日,人民日报、陕西日报首先分别作了报道。我也与当日发了一条消息,总社于19日分别播了800多字的国内通稿,和500多字的对外通稿(见附件)。应南京《周末》报之约,随后写了3000多字的专稿,刊于9月28日该报。(见附件)
    我决定对这件事进行报道,基于如下考虑:一是我对当事人及有关人士进行了深入采访,二是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李学勤、西安陆军学院古代军事理论专家,朱宝庆教授、中国军事历史研究会副秘书长国防大学研究学者房立中等权威专家学者都对它持肯定态度。三是我又获悉7月初国防大学邀请军内几位兵法研究专家,开了一个内部研讨会,也持肯定态度。
    从9月18日起,人民日报、陕西日报、新华社、及《收藏》、《报刊之友》纷纷作了报道,随后光明日报、解放军报、文汇报等主要报纸也纷纷发表文章,做了正面介绍,中外为之震动。
    二、抄本问世不久即遭“批伪、封杀”。
      然而,事态很快发生了转折,李学勤教授在10月14日的北京青年报上向记者发表了一个声明,说我在南京《周末》上的文章中,涉及他的看法与事实不符,宣布他看到的两件抄本“完全是假的”并“对这种假借专家之言,抬高自身价值的人表示愤慨”孙子兵法研究会的来信中就此说我是“捏造”“欺骗组织和舆论”事实是消息和专稿中关于李教授的看法,并非我凭空捏造,而是当事人向我介绍的,我写这两篇稿子发出前,都经过张敬轩、吕效祖审阅修改,重要情节和事实跟他们做过认真核对。张敬轩看了这个声明后,对李教授“当我的面不说是假,却对别人说是假的,很有意见。他还指出,短短几百字的声明却有二点事实出入,一是张敬轩找他鉴定的时间不是李说的5月份,而是7月2日晚上,二是找他鉴定的人就是《周末》上配文照片中的那个人,即吕效祖。事实上找他鉴定的是张敬轩。为这事74岁的吕效祖很气愤,把李教授、北京青年报告到法院,提出这是侵害了他的名誉权。使人吃惊的是:李教授在鉴定的两件抄本对别人说是假的之后,于1996年7月14日派人来西安找到张敬轩,说李教授主持“夏、商、周”断代工程,希望把82篇研究作为这个工程的组成部分。周鹏飞给你20万(注:陕西人民出版社社长想出版)我们给你30万,你看如何?这次未成,10月份又来找一次,张敬轩对来人说,李教授说我收藏的东西是假的,那还有什么研究价值呢!值得玩味的是,该研究所副所长孟世凯曾对一位学者说“你不该在收藏者面前说这东西是真的,说真的国家要花多少钱呀!
      1996年7月6日,国防大学,邀请军内兵法专家举行内部研讨会,孙子兵法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军事科学院三室研究员吴如嵩认为,这个抄本不像是今人伪造的,完全可以排除收藏者伪造的可能性。孙子兵法研究会副秘书长、军科院战略部三室主任于汝波发言同意吴的看法,说看来不是瞎编滥造的,是有来头的。大家基本肯定抄本有研究价值。但到了10月22日,吴如嵩、于汝波和军科院战略部副部长姚有志研究员、战略部三室副主任黄朴民副研究员、这四位军内权威专家,还有中国文物研究所吴九龙研究员、北京大学教授李零(以上六位都是孙子兵法研究会领导或理事),还有研究会会员霍印章,开了一个座谈会,一致认为抄本疑点甚多,极可能是伪造。【笔者点评,当时的军事科学院院长为徐慧滋、政委张工,当时战略研究部部长、孙子兵法研究会会长是谢国良在对房立中同志编著【孙武子全】一书中指出,又在民间发现了一部标为【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手抄本,尽管这个抄本还在研究之中,其真伪还有待进一步考证,但就目前所见到的内容来看,这个抄本有一定的价值,我们应该慎重、积极的对待。谢国良总不至于打自己的脸吧!战略研究部部长、孙子兵法研究会会长是谢国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吴如嵩、于汝波吴九龙、黄朴民竟敢以组织名擅自发表极其严重的错误声明,对于学术造成极大损失,严重影响党和政府在学术界的良好形象,是可忍、熟不可!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他们的意见为《北京青年周刊》(10月9日出版)新华社国内动态清样3127期(刊于11月10日,记者李秀清采写)分别作了报道和内部反映。到了1月19日。这7位兵法研究权威专家进而联合发表声明,盖上军事科学院战略部和中国孙子兵法研究会两枚公章,刊于《北京青年周刊》上,宣布82篇抄本“是近人伪造的低劣赝品”、“作伪真相必须彻底澄清”随后,许多有影响的报刊也纷纷改变态度,对抄本进行了批伪和“打假”在近一年多的时间里,一些学者写的学术讨论文章不予发表。引人深思的是,凡持否定观点认为是伪作的,绝大多数人并未见到抄本原件;而持肯定观点和认为有一定研究价值者,皆看到过若干原件。不予刊登!
       

    287

    主题

    0

    好友

    3万

    积分

    大校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3-3 12:27
  • 签到天数: 3 天

    [LV.2]无名小卒

    最后登录
    2018-2-18
    注册时间
    2010-5-22

    忘我劳动奖章 劳动英勇 灌水王奖章 热血勋章 忠诚纪念章 原创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28 18:41:44 |显示全部楼层
    三、房立中给军委写信后出现的变化
    孙子兵法研究会来信中提到房立中,他是在京学者中看到82篇抄本原件最多的人,他坚持抄本是真的,写了一些研讨文章。他的问题在于,他把张敬轩让他鉴定的十几篇原件私自复制,收入他主编的《孙武子全书》中,存在错讹,如把抄本中“四面吴歌”搞成“四面楚歌”他还把可能是张敬轩抄的一篇以为是原作送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专家肖国洞鉴定,结果认定是六、七十年代甚至更晚的东西,这些自然成为别人指斥82篇抄本为赝品的证据。至于他主编的一套,《兵家智谋全书》,把别人的著作、文章擅自收入,被法院判为侵权,与八十二篇抄本无直接关系。由于房立中在这场学术争鸣中对一些权威专家以组织名义,加盖公章发表声明的做法很有意见,于1997520日,写信给中央军委首长,认为这样做,容易造成“冤、假、错案”不利于科研事业的发展(见附件)。据军委办公厅综合调研局王宏源1998114,在西安对记者说:九月初,迟浩田副主席对此作了批示:应按江主席在全国文代会上讲话的精神,贯彻双百方针处理学术争论。让房立中提供有关材料供研究,责成办公厅综合调研局,派人进行全面调查了解,然后向军委写出报告,并提出处理意见”江主席批示“同意”。【笔者点评,军委办公厅综合调研员王宏源来陕调查有关【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事宜,王宏源、薛耀涵、杨才玉、和陕西省委宣传部的人员亲眼目睹了【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客观存在的事实,猛回首、二十年,年华如梦,弹指一挥间,犹如泥牛沉大海,敢问,中央军委的办事效率就如此之差吗?以这样的行事效率,能不令学界惊诧莫名,如果遇到战事,敢问能有几分胜算?届时,恐怕早已灰飞烟灭了,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问题,绝不是什么争风吃醋
    王宏源说;他这次来西安就是根据首长批示,进行调查的,他与张敬轩谈了两次,并看到了竹简和大部分抄本原件。
    【房立中点评;19981月军委王宏源等去西安调查是不符合回避制度的,中央军委法制办律师刘广斌参与了调查组。。前军委为保军事科学院的面子,不惜牺牲一部重要文化遗产,这是历史性的错误。中央军委对军事科学院打压重要文化遗产的行为包庇纵容,只能让千夫所指万世责骂;中央军委对一部价值极高的古代兵书十年拿不出处理意见,实在令人失望在军委首长批示的背景下,北京兵法经营管理学校于19971023,召开了82篇学术研讨会,与会的少数学者,仍坚持抄本是伪作。但大多数人认为应坚持慎重态度。要进行缜密的论证研讨。全国政协委员、黄埔同学会会长文强说“对82篇要很好地研究,然后才有发言权。中国文人相轻,不能把学术之争变成意气之争。军科院研究员王式金说“进行学术争鸣是正常的,是真是假都应当说出理由,要做全面研究,不能只凭几个字。现在的争论有些不正常,有些言辞刻薄,进行人身攻击,形成意气之争。孙子兵法研究会来信中说:“讲张瑞玑一家几代护国宝是我“杜撰”的神话,被张瑞玑真正的后人所揭穿。张敬轩在这次研讨会上指出,有人攻击我的家世,我的父亲就叫张联甲,我的祖父就叫张瑞玑,有祖宗牌位和遗嘱为证。在会议期间,他带来了张联甲的遗嘱,在部分与会者中间进行了传阅。有些学者认为,鉴于张瑞玑出原配夫人外,尚有几房偏房和小妾,张瑞玑、张联甲又辗转迁徙于晋、京、陕多处,他们的后代因散居各地,故大家互不相识,并不奇怪。不能以某些后人的说法为唯一证据。
      总之,八十二篇抄本收藏者,从1996年春,开始请陕、京专家鉴定迄今的近两年间,存在着许多鲜为外人所知的内情,上面说到的只是一部分而已。记者始终与当事人及有关专家、学者,(包括北京方面的)保持着密切联系。由于比较超脱、客观,掌握了大量情况和资料。至于孙子兵法研究会信中说我没见过张敬轩收藏的竹简,这是采访初期的情况,稍后不久己见到了原件。
      四、近期新情况和记者的一些认识
      从去年9月初,中央首长批示以来,近期又出现了一些新情况,除了上面讲的去年1023日,召开的研讨会外,陕西省《报刊之友》、《文化艺术报》就82篇开展了实事求是,以理服人的学术研讨。《报刊之友》于去年地12期和今年第一、二期,每期用七、八页篇幅,刊载了学者褚良才、收藏者张敬轩等人的研讨、注评文章,《文化艺术报》也在今年214日用两个版发表了学者褚良才、朱宝庆的文章(见附件)。这些文章引起了国内外兵法研究界的重视,最近张敬轩挑选了18篇有代表性的抄本,影印出版,作为内部研究本,供一些专家学者研究。今年二、三月间,记者在西安并去天津、北京进行走访,调查,二易其稿。才写了这篇内参。客观地反映了近期的真实情况,只是不和他们的口味和愿望,但又找不出什么毛病,只好扣上“播弄是非、别有用心、制造混乱”的帽子,并着重对作者前期的采写工作进行人身攻击,称记者为:“参与传假的始作俑者、充满虚假、捏造的内容”追求“不可告人的目的”等等。信中所举事例已为上面的汇报,所澄清和否定,其武断专横的言行令人愤慨。【笔者评语;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研究会,犯罪事实清楚,铁证如山,罪在不赦,应该依法取缔,对相关责任人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需要指出的是,在82篇抄本的争鸣之初,他们以组织名义发表声明,大搞一言堂,压制不同意见。至今仍我行我素,无视19971023研讨会上,大多数人的不同看法,更对季羡林、王玉哲等著名老学者的意见不予置理,在来信中把他们判为伪作的观点,说成国内学者的共识。这种不顾事实,唯我独尊的霸道作风实在令人吃惊。
      记者从事新闻工作30
    余年。自以为兢兢业业认真严谨,从未出现失实报道,更不用说有意造假。在此事采访报道之前,与张敬轩、吕效祖素不相识,在采写期间也不存在什么不是正常的做法。没有接受过当事人的任何馈赠和宴请。但我认为,仍有经验教训值得总结,自己由于对学术界的复杂性,和某些团体、个人的不正之风认识不足,缺乏警惕,没想到抄本问世后,会出现这么多异常情况,闹出这么大的风波。因而在采写过程中缺乏“敌情”观念和戒备意识。有考虑不周之处。两篇稿件,特别是《周末》上的文章在学术问题上留有余地不够,有些地方存在不准确或片面之处,这是值得记取的。我愿意接受总社、分社领导的帮助和指示。
                     王兆麟,新华社、陕西分社高级记者
                         二零一八年元月、二十八日
             鬼谷洞俗家弟子、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副会长戴文重新整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